美股,季报,时间表,预测, 期权交易

“中药救了我们全家的命”——一名武汉患者的日记

河南中医药 3 days ago

 

疫情暴发初期,武汉市武昌区市民王泽民一家4口感染新冠肺炎。住院无床,治病无药,他通过网络求助,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主任医师李光熙为他开方。40多岁的王泽民第一次喝中药,效果出乎意料。
“中药救了我的命,救了我们全家的命!”王泽民领悟到中医的博大精深,愿意把他的经历同大家分享,希望更多患者看上中医、吃上中药,早日战胜疫情!
1月20日
 
岳母像往常一样,每天上午步行去2公里以外的东湖景园菜市场买菜,因为那里的菜最便宜,还可以锻炼身体。路上还是很少有人戴口罩,大家见面还在笑问:“是否去过海鲜市场?”到了晚上,岳母突然感觉不舒服,没有以前那么有精神,流点清鼻涕,不发烧。我们离海鲜市场那么远,周边也没有人去,心想肯定是普通感冒,一直在吃莲花清温胶囊。
1月23日 
 
武汉封城了,周边的气氛也越来越紧张,岳母虽然一直不发烧,乏力感越来越重。
1月24日 
大年三十,早上岳母感觉不能长时间站起来了,往年这个时候,她要忙碌一整天做年饭。今年她说,你们也长大了,该轮到你们做年饭了。我想也是,从不做饭的我,做了最难吃的年饭。因为岳母一直未发烧,我们还是没有往新冠肺炎那里想。
1月30日
岳父也开始发烧,我们也还是认为都是一般的感冒发烧,立即给他吃药。不过,我们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点像新冠肺炎。
1月31日 
我们带老人去医院检查,发现岳母双肺变白,双肺病毒感染。岳父单肺感染,医生从CT的照片看,是新冠肺炎,但正式的确诊还要等核酸检测结果。
我也突然下腿肌肉剧烈酸疼,低烧37.5°C。
2月1日
 
老人们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他们没有力气从床上起来了,呼吸也越来越困难,一直不发烧的岳母也开始发烧了。我四处托人打听医院的住院床位。所有的医院都是满的。况且核酸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,所有的定点医院只收确诊的病人。
2月2日
在万般无奈情况下,我们打听到中国中医科学院黄璐琦院士的电话,加了他微信,我们把两位老人的舌苔照片发给黄院士,他火速找医生帮我们开出一付中药。清单如下:羌活6克、独活6克、柴胡6克、前胡10克、枳壳10克、桔梗10克、川芎15克、人参15克、茯苓20克、甘草6克、鸡内金20克、 海螵蛸20克、薄荷6克、生姜3片、荆芥6克、防风6克。
2月3日
一早,我们火速去同仁堂配好中药。我们是第一次煎制中药,上网查百度,终于把药煎熟了。端到他们两位老人的床前,由于老人和我们隔离,无法实时监督他们。事后我们了解到,岳母把我们送的药喝得一滴不剩,岳父胃不舒服,我们送的药一滴未喝。
2月4日
两位老人都完全不能自理了,我们把他们抬到隔离点。隔离点说,老人病情十分严重。我打电话到社区,社区说,我们前面还有100多位病人在排队。无望!我们只有自己回家隔离了。晚上,我老婆也烧到了38℃。
2月5日
我的乏力感也越来越严重,已经没有力气从床上起来了,饭也不想吃。我千万不能倒下,我们上有老,下有小。于是,我和老婆决定也喝与老人一样的中药。我们一次煎了1付,4个人一次喝完了。当天我喝了2次以后,下午,感觉整个人突然有精神了,太神奇了,我一口气将早上没吃的剩面条吃了2碗,感觉人一下子好了很多。中药对我的效果太明显了,可是老人们还是不见好转。难道中药效果因人而异?
2月6日
我再次请教了黄院士,黄院士给我们推荐了中医世家的李医生(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主任医师李光熙),我把吃药的情况给他看了,李医生说我们吃的药量不足,让我们药量加倍,当天晚上,我们就一次煎了2付。
2月7日
早上,岳母说自己感觉好多了,呼吸畅通很多。真不敢相信,岳母病了那么久,那么严重,都奄奄一息了,还能治过来,这就坚定了我喝中药的决心!
下午,我老婆也感觉好多了,她体温也从早上的37.4℃降到36.5℃。但是,岳父的情况越来越严重,体温不断地上升,早上还是37.5°C,到晚上成了38.7°C,整个人非常难受,一直闹着不想活了,要从长江二桥跳下去。我们再次请教了李医生,李医生询问了病人出汗和排便情况。岳父这几天都没有出汗和排便,医生说岳父有点阴伤,需要调整方子,先把汗排出来。此时的岳母已经能从病床上走下来了。
2月8日
一早,岳父的体温还是38℃,我老婆给他量体温时,岳父已经交了他的所有银行卡,还是不停地闹着要跳江。岳母也在旁边不停地鼓励:“老伴啊,孩们那么辛苦弄的药,你怎么不喝啊,我都要死的人,都喝好了,你怎么不喝啊?”
于是,我火速从同仁堂取回新的中药,先不管三七二十一,2付一起煎!下午2时30分,岳父这次听话了,滚烫的药放在面前,不到10分钟,全部下肚。下午4时34分,岳父终于出汗了,体温也降到37.6℃。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,烧终于退了,晚上6时35分,他体温为36.7℃。
我们心更急,把下午的药又煎一下给他喝,又是一饮而尽!晚上我们给岳父送点粥,马上就吐了。吐了,人反而舒服很多。中医讲汗吐下和,汗加吐就完事了。好了,我岳父也好了!
2月9日
早上起来,岳父和正常人一样,体温36.5℃。反而我老婆的体温是37.8℃。是的,这几天都忙着救老人,忽略了老婆大人,问了李医生,说她的邪气没有退净。我把昨天给我岳父的方子,给她来了一付,马上体温就降到36.5℃。
作者介绍:王君平,人民日报社经济社会部主任记者,长期从事医药卫生报道,为中医药事业发展呼喊,被誉为人民日报中医评论员。新闻作品多次获奖,被中央领导批示。
打赏作者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pay_weixin
pay_zhifubao
金额随意,有心即行!